幂颖萱

k莫,獒龙

【他俩】20160827-0831港澳行之饭拍总结

獒龙那些事

【他俩】20160827-0831港澳行之相关新闻报道

http://kuangquan201608.lofter.com/post/1adc3d_10bddebc


【他俩】20160827-0831港澳行之官方活动&文艺汇演

http://kuangquan201608.lofter.com/post/1adc3d_10d88042


饭拍部分太多了,很多也都流传很广,所以简单总结一下。有些重点的或者不常见的图和视频部分会贴出来,未标明来源和出处的请见水印,连水印都没有的那我也忘了原始出处是哪里了_(:з」∠)_如有问题私信联系我。



20160827飞机上同座(左边那个“突然睡了”的队长)



20160828香港行·上午

捏小手

原视频已删

另一角度视频:http://weibo.com/tv/v/4b3020e295ab951ca48c39666fdb5b8f?fid=1034:4b3020e295ab951ca48c39666fdb5b8f

照片




搬椅子

饭拍角度视频:http://www.miaopai.com/show/Iufq4ehS72my-ZRfX4ZFGQ__.html


这里能看到,上次整理官方视频的时候猜测队长丢球之后看了老张,这个猜测是对的。


换衣服换鞋



秒拍视频地址:

http://weibo.com/p/230444cc537d9e69a199e7a7ffc2982f5f4d6f

http://weibo.com/p/230444f230c1fd3ede51cb427cf751fa663204

http://www.miaopai.com/show/PZFnf83jlTZn14AeK-qMUQ__.htm

(老张当众就要脱衣服,被队长制止拉走了↑)

后台换衣: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74785/


戳戳

好像一共戳了四次(。

http://weibo.com/tv/v/733aa8fb4ba61878dbc9d8f18ddce5c7?fid=1034:733aa8fb4ba61878dbc9d8f18ddce5c7


突然卖萌




20160828香港行·下午文艺汇演的时候

背部挂件



除此之外,这套图微博上崔小凡,张大豆,这两个ID都出过很经典的,照片就不放了。

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74948/


老张拉着队长自拍

老张啥时候能把自拍都发出来_(:з」∠)_


秒拍视频地址:http://www.miaopai.com/show/ASFwLOd7GaDnA5-KCPD7CQ__.html


喊你的名字

队长下场的时候,老张一叠声的喊队长的名字,队长都没听见。于是老张跑过去找他说了会小话,俩人就进后台了。

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97966/#page=3(快结束比较靠后的位置)



20160829夜游南海

http://weibo.com/1750876317/E5HTvjFxM?type=comment#_rnd1506168928772

这条微博中看P5能看到队长就挨着老张坐的,而且那个椅子吧…………距离桌子也太远点儿了吧(。



20160830澳门晚宴讲小话




20160831澳门行

拿小旗子撩队长



各种姿势各种表情丰富的聊天(。







拍拍后背摸摸手腕

视频地址:http://weibo.com/tv/v/8cda647b9859b3288e1c5d2d29945c39?fid=1034:8cda647b9859b3288e1c5d2d29945c39


应该是出去参加饭局,一个帽子两个人戴(。





返京





【獒龙】奥运精英访港獒龙饭拍剪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103323/

一个总结性质的饭拍视频剪辑,基本萌点都在里面了



一个彩蛋:

(往后面瞅,林丹旁边的人是老张。有人说后面这是面镜子,所以这张照片应该是老张给拍的。我没分辨出来后面墙上到底是不是镜子,反正不是镜子的话,这也算他俩同框呗_(:з」∠)_)



饭拍部分真的太多,全部整理根本整理不完。所以只是简略的记录了一下。如果我忘记了什么重点的糖的话,欢迎评论或者私信补充。

相关新闻报道视频及活动官录视频部分整理请戳本文一开头就放的两个链接。

夏苒桠。

你在我这里,哪里还会有更好的人。

【昕博】甜饼视频合集

帅然然🌱:

你圆哥我:



北冥有鳗鱼:







小言组的甜度非常服气!随时拿出吸一口续命。








kkkk小马君:















昨天剪视频时突然很想做这种合集,就是把各位大大拍摄的甜饼视频链接做个整理,每天都可以躺倒在糖罐里不起来了(* ̄︶ ̄*)
















不定时更新,如果各位亲有甚麼新的推荐或是想说的也可以来评论里交流啊(づ ̄3 ̄)づ╭再次向各位辛苦产粮的大大表白❤
















【1】每天都要看一遍回血,一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就上手,腻腻歪歪笑个不停简直苏碎了啊啊啊啊 强推!博主:基地欸少女零号
















【2】另一个角度的搂搂抱抱,最喜欢笑着对你说话 一个圈手就是一个世界 眼里只装得下一个你❤ 博主:教授最喜欢的一棵树
















【3】凑在一起旁若无人的耳语啊  小博儿乖得我说不出话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呢呜呜呜~up主:婧欣小傲娇
















【4】未来也这样一起走下去吧 我的世界第一博~让我最感动的一个视频 明明连个正脸都没有 却深深戳中我的心┭┮﹏┭┮ lo主:二两肉
















【5】1104的训练视频,应该很多人都看过了,至今还要回顾N多遍。总觉得昕爷和小博对待彼此都是特别的。场馆那么大 非要凑你身边去拉伸;练着球呢 还要一步三回头地跟你聊天。博儿小心翼翼的拿着许昕球拍的那瞬间啊啊啊 校园偶像剧都不带这么演哒!up主:-YourA-
















【6】带我入坑的直播 无论如何都要上榜!“让我先看看你,方博儿”“看看看看看我干啥!”“我刚一直在看你~”对着大蟒的甜甜和对着甜甜的大蟒真是甜度炸裂苏度爆表啊!不足五分钟的cut 但预测可以让我磕好多年嘤嘤嘤 up主:船长我只服自己
















【7】这个视频你们一定要看!博儿犹犹豫豫地、瞟了几眼大蟒,然后再慢悠悠地晃过去~许总裁还要假装嫌弃地那一推 软软的带着笑意……重点是大力也无法阻隔他们想要一起说话儿的心 俩人伸着脖子聊着天简直萌碎了!!啊昕博真是太美好了哭唧唧 博主:JK偶帮
















【8】水点 蒸发变做白云;花瓣 飘落下游生根。淡淡交会过 各不留下印痕;但是经历过 最温柔共震……许昕方博,愿你们的友谊天长地久(。•́︿•̀。)三行情书up主:初初初妍












打油诗一首,只是怎么好玩怎么来。欢迎纠正!有没有谁能猜出是仿照哪首诗的?k莫一周年快乐!大家来一起尬诗啊!

k莫一周年快乐!让我们一起躺平k莫圈啊!

【獒龙】压缩人生七天

超喜欢

你逸:

复健产品,梗来自郑渊洁《压缩人生七天》


与原文完全无关。平行世界,请勿上升真人


天知道最后两天怎么写




「第一天」




他们今年九岁。




张继科母亲与张继科父亲的婚姻状态岌岌可危,山雨欲来。他从那时候便知晓了太强势的相爱会是悲剧的道理,所以这天母亲眼眶微红地收拾东西、告诉他我们要搬走后,九岁的张继科心中了然,只是略微有些惊讶与悲伤,父亲在法庭上只字未提想要抚养权。




那个女人有个儿子。




很不巧的是张继科母亲带着张继科彻底搬走的那一天在小区里遇到了马龙和他的母亲。他强烈地经历到一家易主的独特感受,仗着孩童的优势肆无忌惮地望向与本该是自己父亲走在一起的母子。




他以为她本该是别的样子,起码不会是这般。相貌是普通的,一眼看去像沐浴了春风一样,完全生不起歹毒的心思去揣测腹诽这是危害家庭的第三者。




她绝没有,张继科忽的就这般认定了,冥冥像来自上天的指示。




她的儿子长得与她不像,也是八九岁的模样,安静地走路,被他的父亲牵在手里。马龙眉眼细细的,皮肤冷白至极,春日的阳光打在脖颈上都能看见青蓝色的血管。




他看起来非常乖,张继科回想一下,自己走路时要么爱拉着父亲跑跑跳跳,要么总是蹲着赖着不走。马龙走路稳稳当当的,好像确实比他更讨人喜欢。张继科断定了自己的存在已经被人讨厌,一股子牛犊般的愤怒从脚底板蹿到头发尖。




他迈开几步跑到马龙面前,本想往他白皙的胳膊上打一巴掌或推搡他一下,可真正在大人惊谔的眼神下站到那纤瘦的身板前,张继科还是心里发软几分。他啊呜一口照着白皙薄嫩的下颌咬去,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和口水痕迹。




直到晚上,在母亲匆忙租下的小一居室里的沙发上睡下时,他的眼前还满满的是马龙的身影。










「第二天」




他们今年十八岁。




早上七点,张继科按掉闹铃,出门买了几个生煎包边走边吃。到教室时马龙已经坐在位置上了,他照例多看了他几眼。




血亲当真可以一手缔造人的性格,张继科母亲天生骄傲上进,张继科的骨子里便也刻进了傲气几分。因着这傲气的存在,他每每都把马龙——那个如和煦似春阳一般的人放在所敌视甚至所在意的第一位里。




他还小的时候母亲偶尔会让张继科去祖父母家做客,暑假里,上午送去,晚上接回。这个骄傲的女人并未再成家,而是白手创业,欲深深扎根在她曾经也是现在生活的地方。




父母要上班,马龙暑假里也住在祖父母家,祖父母倒也通透的紧,马龙乖巧少话,他们也便怜惜这小孩些。




张继科总是周末里来,马龙总是周末里走,当年初中里那天的第一次撞见,实在尴尬。张继科满身大汗地冲进空调房,一眼就看见马龙坐在沙发上拿个勺子挖西瓜吃。见他进来,有些怔,犹豫地微扬嘴角给他一个微笑。




他们的小学对口同一个初中,平日里一个楼层,抬头不见低头见,而在这里相见却是换了身份——父亲的儿子。




一个父亲的两个儿子,尴尬而又像触目惊心的伤痕。








张继科一把抢走了马龙松松地捧着的西瓜,红瓤还没挖去多少,锃亮的不锈钢勺插在里面。马龙越发的怔了,双手局促地交握。




张继科坐下来开始吃西瓜,沙发有些狭窄,他不得不给他让了点位置,这样乍一看,好像两个少年玩的极好似的,亲亲密密地挨在一块儿。








后来他们都从少年变成了成年人,多年来彼此像是分子与分子具有本能里的相吸与相斥。客观因素带来的伤痛不能让他们走近,主观因素却充满了脑海,步步紧逼着他们互相触碰。




这天,淅淅沥沥地下了点小雨,高三上期末了,学校里毕业的僵硬气息好歹被这雨软化了几分。学生都忙着把抽屉清空抱着书回家走。张继科撑开伞,转头看见没带伞的马龙正笑着和别人讲话,站在别人的伞下,正要几步迈进雨帘里。




张继科望着望着突然心里堵的慌,几步走过去拉住马龙的胳膊,沉着脸对那同学说,




马龙今天跟我一起回家。




张继科平时给人的印象没这么严肃,所以严肃起来其实满吓人的。对于他们两家人之间的一些纠葛,同学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当下说,那好、好,我就先走了。




马龙看着张继科,被他拉到他身边站着,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张继科好看的眉毛皱的紧紧的,从马龙这里略矮一点的视角来看,好像生气了的样子,气恼都透过斜斜的雨水氲散开来。




你怎么了,对他这么冲。


马龙说。


张继科没好气地说,


你知道什么。




马龙越发觉得莫名其妙,说:我自然不知道你闹脾气是为什么,而且你也没必要非要送我,我住西边儿,你跟我又不同路。




张继科突然停住了,伞也随之停住了,马龙差点走出伞的遮挡,让雨丝落了点在发尖。张继科用胳膊夹住自己那摞书,空出一只手来就往马龙腰上揽。




校服外套是化纤带点棉的,棉也没多少,此刻的触感却舒服极了,连带着柔软身体的感觉。马龙被凑近的身体推的一个趔趄,张继科看着眼前近在咫尺嫣红微张的唇瓣,近乎脑子一片空白地就吻上去。




马龙也怔得呆愣愣的,他的唇瓣带着雨水的气息就凑上来了。先只是死死地柔软挨着柔软不敢动,张继科拼命在脑袋里翻书,翻初中的时候看过的几本甜腻的小言,翻的哗啦啦的响,寻找下一步该怎么做。




终于他伸出了舌头,慌慌张张地往前进军,不由分说地强硬撬开贝齿的关卡,往温热口腔里长驱直入。马龙一声惊叫被堵在嗓子眼里,柔软纠缠在一起缠绵接触,气息交融,让他上身已经虚脱地倚靠在路旁边的墙上,也不管打湿的校服和头发。




伞已经斜了一大半,雨水冰凉凉地滴在脸上。




马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可能是他推开张继科就跑,张继科撑着伞夹着书在后边追,远远的呼声却像清楚地响在耳畔。








「第三天」




他们今年二十五岁。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马龙毅然决然地把张继科甩了。忍了二十五年的矜持冷清在今天都统统滚远,红着眼眶抖着嗓音破口大骂一番,马龙紧紧风衣,转头往外走,街头冷冽的风不但没让他清醒多少,反而有些上头。




马龙可不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他欠张继科什么,张继科倒这么觉得。所以无论是他在家里父亲推门进来前一秒放开马龙水光潋滟的唇,还是大学时堂而皇之地时常夜闯马龙宿舍,用唇舌的啃舐把他从梦中唤醒,这些事他没少做。他们的一场情爱从刚刚成年谈到刚刚成熟,感情挺好,小摩擦不少。




两家人本可以就此断掉再无瓜葛的缘分奇迹般地在他们两之间有了续接。




两个人刚刚的大吵一架,无非是些油盐酱醋类的小事。开始工作三年了,正是上升期,事业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人的心情一急躁焦虑,刚刚开始发光的人生到处都埋了地雷炸药,稍有不慎,踩中一个,连连引爆一大堆。




马龙边走边想,初恋尽管谈了六年,到底还是初恋,靠不住的。他们没有同居,甚至还未向父母交代这段感情——对于那般尴尬的关系,没有谁知道该如何交代。马龙心底好像松了口气,感情结束了,不用坦白了,像丢了个包袱。




他有点希望现在下场雨,像狗血剧里的桥段,让他在大冬天的淋一淋。回家了他没开空调,把窗户倒打开了不少,有点希望他能感冒。可惜没天意,他一点也不觉得冷,坐在餐桌前发呆,回想起两个月前张继科在这里给他准备所谓的生日宴会,却没请一个朋友,花了几百块定了个一点点大的蛋糕,还甜的腻人。




他被甜得皱眉的时候张继科那双偶尔会些一大一小的桃花眼就在他的面前,漾满了笑,有点得意地说:“马龙,别皱了,再皱眉毛要掉光的。”




马龙寡淡的眉毛倒立起来:“瞎说,不是我睡觉的时候你拔的么。”




他的房子在城市二环地带,不过六十多平米,是张继科他爸给他住的,所以张继科老坏笑着说这本该是他的房子。张继科母亲创业成功,现在是不大不小的老板,倒也买得起二环的六十多平米的房子,但是张继科不愿当啃老族,自己手头攒攒,付了一半的房钱,房子买在马龙房子边不远不近的地方。




家长都只知道两个人阴阳差错地处的感情不错,却不知道友情从未产生,爱情一直都在。




晚上九点半,马龙已经坐到了沙发里,他有点困有点饿,便叫了个外卖。张继科分别在四点钟和五点钟的时候给他打了五个电话,七点钟的时候来敲门,马龙屏气息声通过猫眼扫视了他一眼,又置若罔闻地坐回到沙发里。




敲了几分钟,门外没声响了。马龙明知道他不会傻到在明显没人的房门口执着太久,还是在心里恨恨地问候了一下张继科本人。




终于还是熬不住开了空调,他半卧在沙发上睡了一觉,伴着电视轻微的嘈杂声,正好入眠。再次醒来是因为一声足以化作长虹穿透银河的尖叫。




送外卖的少见的是个女孩子,也不容易,大冬天里冷风萧瑟的还要拎着外卖往陌生地儿跑。下了电梯,跺开声控灯,猛地看见一男的坐在房门口低着脑袋,知道的是打盹,不知道的还以为目睹谋杀现场。




“这……这,这,我我……”女孩儿嘴里冒着白气,吓得手哆嗦,差点把手机掉地上。




张继科终于被唤醒,嘴里嗯了一声,伸手去够因为坐了两个小时的酸痛的脖子想揉揉按按,还没够到就被背靠着的门一股推力撞到趴下。




马龙从门内探出半边身子来,接过外卖袋子:“谢谢啊,吓着你了吧,没事,这我男朋友。闹脾气呢。”




女孩瞠目结舌地看着马龙把坐在地上的张继科粗鲁地拖进房门。








「第四天」




他们今年三十五岁。




窗帘外天刚蒙蒙亮,天边像鸡蛋破壳似的乍然跃出鱼肚白的光。室内温度有点低,张继科长腿一伸卷起偏离的被子,把自己和马龙裹的更紧了一些。




马龙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些什么,手臂从张继科怀里钻出来,蹭了蹭脖子。白皙脖颈上的红痕有点明显,充斥着暧昧的气息,昨夜的情事过于激荡,他现在腰酸背疼,不由自主地贴紧了张继科牌人体暖炉。




“早,新年好。”张继科睁着迷离的睡眼问候爱人。




“新年第一顿早饭你准备。”马龙下达了任务,算是对昨晚放纵的惩罚。




有新法庇佑,他们八年前领了证,卖了两间一居室,再加点钱买了个不错的房子。见家长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唯一面对的就是他们长久的惊讶与顿悟,然后坦然地接受这个事实。




张继科后来想明白了,马龙母亲的出现其实是福祉,于所有人而言都是,像奇妙又恰到好处的契机,又像突破平行世界横画过来的一笔。




因为她,张继科的父亲触碰到了幸福,因为她,张继科触碰到了马龙,因为她,张继科的母亲得以离开桎梏,触碰到了生活。




他把马龙往怀里带了带,在他脸上留下一声巨大的“啵”,然后趁着一脚没踢过来下了床。下床后遭到冷空气强烈袭击,才意识到睡衣四散在地而不在身上,赶紧蹲下身去找衣服披着,身后传来马龙低低的笑声。




今天大年初一,张继科决定中午去马龙家拜年,晚上回自己母亲那里。煎好了鸡蛋,他看到马龙抱着儿子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一大一小软软地打着哈欠。是前几年从福利院领养的小男孩儿,五岁多一点儿,取了名叫阿圆,幸好长的不算太圆。




马龙说没有孩子家里不完整,好像少了那么点烟火气儿。




电视里在重播昨晚的春节晚会,张继科从马龙手里接过阿圆,看到舞台上著名的小品演员对观众说:“想死你们啦”,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他转头对着马龙模仿了一句,像模像样,马龙的眼睛也笑得眯成一条缝。




他道:“我也想你。”




张继科继续模仿:“爱死你啦!”




马龙吞下鸡蛋道:“我也爱你。”








「第五天」




他们今年四十三岁。




张继科在飞机上度过了四十三岁生日前的一晚,一觉醒来舷窗外天空已经蔚蓝。尽管是商务舱,腰还是有点痛,是近些年来常犯的毛病。张继科在心里愁眉苦脸,叹气一声:老了。




混迹职场二十年,他已经坐上了著名企业的总监交椅,鉴于是高层里较为年轻的一位,于是任务繁重,常常出差。眼前漆黑的平板屏幕映射出他的脸,还是那副年少的样子,棱角分明,眉眼深邃,除了眉宇间的冷峻被一抹倦色所掩盖之外,再无与二三十岁时不同的样子。哪有老了。




张继科没有着急着把屏幕摁亮,而是又多打量了一番自己。




“胡子拉碴的,”他自言自语,“马龙肯定不喜欢。”




今年过年过的早,二月十六号已经远不在法定假日之内。马龙下班回来累的不行,迷迷糊糊打了个盹,才想起来张继科今天五点半飞机要回来。早上零点的时候他偷了个懒睡着了,想着张继科在飞机上,不能接收祝福。不过好在现在还属于二月十六号的范畴,马龙打起来精神到厨房去打算做一顿好菜。




本来前几天是想要定蛋糕的,马龙去蛋糕店前先在办公室里秤上称了称,不得了,再吃蛋糕要完蛋,顺便连着也剥夺张继科吃蛋糕的权利。




阿圆到祖父母家去住了,马龙告诉父母不要让女孩子去家里找他玩,男孩子也最好不要,因为他想起来自己和张继科的“孽缘”,就是在祖父母家不明不白地结下的,然后不明不白,整个人就贡献出去了。




菜做到一半,张继科回来了。




出差了一个星期,心心念念的人近在咫尺。张继科欢呼一声,跑进厨房里狠狠地把马龙抱紧,下巴搁在他暖和的颈窝里。马龙没听见他进门的声音,被吓的缩了一下,直到感受到宽阔怀抱的熟悉感才安下心来,忙关掉灶台上的火,回身也抱住了他。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继科念了一句话给马龙:“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马龙听了说:“酸诗。”拿起的筷子却停顿了一下。










「第六天」




他们今年五十三岁。




这天早上起来,张继科开始严格按照饮食计划表生活。张继科比马龙迟了十年制定饮食计划表,但到底还是制定了。




因为体重秤上的数字,多年来终于有点不太好看。








「第七天」




他们今年六十六岁。




他们换了套房子,在环境优美的城西一个老牌小区里。小区的老人都知道西栋张老头和马老头,年轻的时候事业有成,乒乓球打的可好,带着个听话的孙子,还常常傍晚两个人在黄昏里手牵手散步,日子过的滋润极了。




end

太美好了

龙贩子不卖崽:

看到一条评论⬇️⬇️


“队长有一种美是上了锁的 非张先生这把钥匙不能打开 没了张先生 这种迷人样子就放回去锁好了 所以迷上有张先生在身边的队长最要人命 最让人没辙 外人再什么门道都使一遍 也变不出那样的队长了”(@糙美盛世)

谈一点常识性错误。(随改随删)

214782:

……就是闲的。


1、除非写架空,否则明朝前请尽量不要出现紫檀家具之类的陈设。硬木家具于隆万后有,明朝之前是没有紫檀黄杨黄花梨等细木家具的,因为,鲁门神器──刨子,没有出现。


2、明朝之前不泡茶,泡茶是对宋朝点茶的传统革新。
另外,古代中国人不喝红茶。红茶的历史只有四百年,且只供外销,中国人自己不喝,鸦片战争与中国红茶垄断出口有直接关系。
唐茶有考,口感大概接近云南青毛茶。且唐茶是真正的吃茶,茶叶研磨入水加佐料,姜桂椒啊啥的。
宋代茶式基本可以参照如今的日本茶道,不多谈。


3、金骏眉是很贵没错,但是金骏眉这种茶型才面世十年,是建国以后中国红茶重振世界高端红茶市场的一大力作,并没有可能出现在以往的任何时代……


4、大可不必凡见佛珠皆称小叶紫檀。小叶紫檀是近些年才炒起来的佛珠料,从前这种东西不以做细玩称贵,都是大户人家拆房子料。


5、输入法里的繁体汉字是标繁,古人的繁体有大量的异体字,简体字的很多写法取自章草简笔,不要一看到就以为抓到了古人的小辫子,大喊人家繁简混用或是字写错了。为避免尊严扫地,如果身边有学人,问问再发言,如果实在认不出来,不要吱声,自己回去翻翻书。


6、用典是传统诗词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抄袭是两个概念,当然,也并不属于改编范畴。关于改编,阿绿举的一个例子很恰当: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才叫改编。
(我知道这一条纯属废话,但想了想还是写了吧。)


7、清朝之前,中国历史上并不存在鼻烟壶。


8、古人见面多称字号。同辈之间见面叫名字,是灰常,灰常,不礼貌的。


9、唐三彩是明器,即随葬品,古人不会在厅堂里陈列。(今天看节目,马先生又提一嘴,说这个唐三彩古代有出土,出土就砸了,晦气。)


10、谈起线装书了补一个。线装书在明朝中叶出现,往前元代多是包背装等,宋代则有卷轴装,蝴蝶装,经折装等,唐代有种书装挺好玩儿的,叫龙鳞装,也叫旋风装(此说存疑),裱得跟一溜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似的。
另,宋版书的排版极其精美文雅,据我一个老师说,宋版书在拍卖行都是一页一页卖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夸张……(废话!)


11、唐前包括唐,龙的形象都是三爪。